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解梦
周芦屾:三斤豆皮
发布时间:2019-08-27
 

三十年前,豆皮是个先锋派,是个时尚的东西。不像现在,豆皮几乎没有人吃,只有喂猪。

小时候,家里穷,一年到头基本上没有零食可以吃。于是贪吃成了童年生活的一大嗜好,看见什么都想吃。可是,家里没有东西可吃。

好不容易挨到过年啦。母亲打算给我们弄点好吃的,怎么说也是一年过去了,月月都是勤扒苦做的,也该吃点好东西了。母亲去县城赶集,第一次发现了豆皮。黄豆也可以做成皮子吃?真是太神奇啦。母亲来了兴趣,凑上去看豆皮的成色,问价钱。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我的天呐,这么贵!买一斤豆皮完全可以买两斤猪肉了!而且还可以买五花肉。

母亲从人群中退了出来,在人头攒动的豆皮摊子前转起了圈圈。盘算去,盘算来,最后,母亲还是咬牙买了三斤豆皮。

回到家里,母亲拿出三斤豆皮,把我们召集起来,对我们说:这是豆皮,才上市的货,好贵的,买一斤豆皮可以买两斤猪肉,这三斤豆皮就是六斤猪肉啊!这么贵的东西,现在不能吃,我收起来,留到三十过年那一天再吃。好不好?!

望着金灿灿的豆皮,我和姐姐情不自禁地伸出小手,拿着豆皮抚摸起来,软和得要命。

可是,母亲只让我们抚摸了一会儿,就狠心把豆皮收了起来。为了防止我们偷吃,母亲打开老木柜,把三斤豆皮折叠好,藏在柜子的最下面,然后在上面压了三大包苞谷籽,盖上柜门,最后还在柜子上加了两个老式的木衣箱,里面全是衣服,同样很重。忙完这一切,母亲才收拾锄头,到油菜地里薅草去了。

我们几个孩子,只有干巴巴地望着那个老木柜和两个老木箱出神,没有丝毫办法可想。因为我们太小了,力气不够,根本挪不动。

过年的前两天,母亲又到县城赶集备办年货去了,大哥和二哥也一起去了。我们在家里的三个人实在是忍不住了,就聚在一起想办法。三哥的主意最多,他发现木柜和木箱没有上锁,就把我和姐姐叫到面前,一一布置事项,合作起来,共同努力,目标就是要提前吃到豆皮,因为豆皮对于我们的诱惑力太大了。

我和姐姐抬来一把椅子,摆在老木柜的前面。三哥走过来,爬上椅子,然后又站在椅子上,抓住木柜上面的木箱边沿,爬到了木柜上面,打开木箱盖子,把里面的衣服一件一件地递下来。我爬上椅子,负责接送衣服,姐姐就负责折叠和堆放传递下来的衣服。一会儿,上面的那个木箱空了,三哥要求我和姐姐在下面接住,把空木箱搬了下来。接着,三哥打开了下面这个木箱的盖子,又一件一件把衣服传递了下来,然后我们又一起把这个空木箱也搬下来放到了地上。

三哥歇了一会儿,使出吃奶的力气,才把老木柜的柜门打开,然后喊我和姐姐快点去拿空麻袋,还要一个撮瓢。麻袋和撮瓢拿来以后,三哥要我和姐姐把空麻袋的口子扯起,他自己就站在老木柜的内侧,解开苞谷籽口袋的系绳,用撮瓢将苞谷籽撮到老木柜外面的空麻袋里面来。撮到第二包的时候,三哥就将第一包已经空了的口袋扔出来,要我和姐姐把口子扯好。弄得气喘吁吁,我们才顺利地将三包苞谷籽全部转移。

这一切弄完,我们终于见到了这些天梦里次次出现的豆皮,金灿灿的,摸起来又软和的豆皮。我和姐姐不禁笑了起来。三哥累得满头大汗,一点也笑不起来。把豆皮拿出来以后,要我和姐姐立即行动,继续战斗,把所有东西复归原位。姐姐累得不想动了,噘着小嘴在一边喘气,不理三哥。三哥很急,就威胁姐姐:快点!不然,我今后出去不带你哒!

姐姐没有办法,只好站起来,和我一起,配合三哥,再次转移苞谷籽,然后盖上老木柜的柜门,把空木箱抬上去,再把衣服一件一件往里面装。最后,把第二个空木箱抬上去,把这个木箱里面的衣服装进去,盖好盖子。三哥看一切复原,顾不得休息,就从木柜上爬了下来,拿走椅子。

把三斤豆皮拿到灶房后,我们的战场转移到了这里,清洗豆皮。清洗完毕,三哥就把豆皮放在砧板上用刀切成小块。姐姐抱来木柴,开始烧水。水开以后,三哥将切好的豆皮丢进锅中,慢慢熬煮。没有多久,豆子的清香就从锅盖下飘散出来。我们兴奋起来,揭开锅盖,用碗把豆皮盛起来,管不了烫不烫嘴,哧溜哧溜哧溜地吃起来。

真是人间美味,从来就没有吃过的人间美味。三哥、姐姐和我吃得津津有味。一会儿,三斤豆皮和熬煮豆皮的汤汤水水就全部进入了我们的肚子里。弄完这一切,三哥才要求姐姐把砧板、菜刀,还有锅,一起洗干净,不要给母亲、大哥和二哥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大哥和二哥,随着母亲从县城回来后,没有任何异常。

过年的那天早上,母亲打开老木柜,去拿豆皮,准备给我们制造新年惊喜的时候,三斤豆皮竟然不翼而飞了。母亲尖叫起来:豆皮?豆皮呢?回过神来,母亲首先想到的是三哥,把三哥叫到面前,拿着扫把“严刑拷打”。人家过年是和和气气,热热闹闹,我家里却是鸡飞狗跳,鬼哭狼嚎。都是三斤豆皮惹的祸。

三哥被母亲的扫把打得屁股开了花,脸上也挂了彩,就是没有供出我和姐姐来。

如今,偶然看到哪家宴席上还有一碗清炖豆皮,我就会想起三哥那张被母亲打得扭曲变形的脸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