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美食
结婚
发布时间:2019-08-23
 



聚聚(张郁廉)生母的生命在匆忙和无奈中过早地结束,父亲无奈把聚聚送俄国人阿里莫夫夫妇收养。五六岁时,夫妇和平分手,此后,瓦娃搬到郊外懒汉屯独立抚养聚聚(佐雅)。到了入学年龄,瓦娃坚持让佐雅接受正规中国教育,并最终决定搬入“东顺祥”大杂院并进入“第十六小学校”就读。聚聚(张郁廉)在“东顺祥”大杂院与玩伴度过快乐的童年并与主家孙家两家关系密切,小学毕业后进入了好友桂云就读的哈尔滨市立女一中。


中学毕业后经过考试,张郁廉被录取为天津南开女中高中一年级的正式学生,开学不久,九一八事变爆发了,张郁廉随着同学转移至北京,新学期后转读北平私立慕贞女中,但和远在哈尔滨的家人失去联系,幸而桂籍的母亲领着桂云和桂毓,由沦陷的哈尔滨迁居北平,张郁廉得以搬去和她们同住。和她互生好感的桂籍在毕业之际被家人骗回老家同指腹为婚的未婚妻成婚,张郁廉内心十分受挫,更让她悲痛的是养母瓦娃的突然逝世。


高中毕业后,张郁廉顺利进入燕京大学医学系,无奈课业太重,生活来源也成为很大的问题,因此在大二时转读教育系。大三时,一二九运动爆发了,各个大学的学生纷纷参加游行呼吁政府抵抗日本的侵略。大三暑期,张郁廉按照事先和父亲的约定,由北平辗转到老家朱由村同父亲会合。无奈卢沟桥事变爆发,张郁廉只能顺着人流,南下南京。后由长江水路随着人流前往武汉,留在汉口。

    

“卢沟桥事变”爆发后,张郁廉加入汉口苏联塔斯通讯社上班。全面抗战的开始,中国共产党和国民政府“共赴国难”,统一抗日。日本在南京进行了惨无人道的南京大屠杀。战云密布之际,莫斯科塔斯社总社派来数位军事记者,社长罗果夫就分配张郁廉随同这批记者到徐州战区,协助采访。随后调往重庆塔斯社。随后张郁廉同一批苏联塔斯社战地记者和《消息报》摄影记者卡尔曼飞往前线采访。采访结束因为武汉的沦落,只能先到长沙,再设法回重庆。同年在国共合作的大环境下,张郁廉陪同卡尔曼历经艰难路程到达延安进行采访后循原路返回重庆。在塔斯社已工作了将近三年的张郁廉离开了苏联塔斯社到中央宣传部国际宣传处报到,工作更为忙碌。珍珠港事件后,中、美、英、苏等26国为结成反法西斯同盟在华盛顿发表共同宣言,史称《联合国家共同宣言》。国际形势有了新的变化,将抗日战争发展到顶峰。


我听到好消息1942年北平燕京大学将在四川成都复校,便向已工作了两年的中宣部国际宣传处辞职,到成都续读一年,完成大学教育。在校期间,好友们经常来探望我,对我颇多照顾。


燕大毕业后我加入了中央通讯社。



1944年,抗日战争已进行了七个年头,是形势最为险恶的一年。4月,日军进犯河南。6月,灵宝、长沙、湘潭相继失陷,8月衡阳失守,11月,桂林、柳州陷敌,日寇进迫独山,陪都重庆受到严重威胁。


而桂籍和我就在这一年的3月26日在重庆结婚了。桂籍33岁,我30岁,相识已整整22年。抗日战争期间,我们在大后方四川,与远在北方日军占领区内的亲人完全隔绝,多年来音信全无,其间两家的家长又相继病故,身边没有亲人,只有数十位好友参加了桂籍和我的婚礼。事前印了红字短笺,署上我俩的名字,通知好友及同事们。短笺上还提及到重庆名胜“南温泉”度蜜月,其实,当时的大环境、自身的经济条件及心情,既不允许,也不适合。


结婚


喜宴设在重庆一家饭店内,参与者都是我们的证婚人。国难期间一切从简,喜宴上,我们彼此交换戴上了刻有结婚年、月、日及对方名字的金质婚戒。这戒指是多年前父亲送的生日礼物,我由哈尔滨带在身边仅有的纪念物,由好友王玉彬拿到银楼改铸成两只结婚戒指,上面刻上新人的名字和结婚日期,意义非凡。


玉彬为我们布置新房


我没有穿礼服、披婚纱,穿了一件枣红色滚同色缎边的旗袍,衣料是好友韩素音由伦敦托人带来的。玉彬还替我们买了双人床、饭桌、凳子及锅碗等。在我们事先租下的两间茅草房内布置了新房,虽是克难式,但胜在喜气充盈。这座用竹竿、茅草依山搭成的两层茅屋,上层住着房主一家四口,早、晚小孩的吵闹哭叫声,清晰地传到楼下,小孩的尿液也经常滴下。房东还利用我们房屋下边的空地,用几根粗竹竿撑起,圈养几头猪,我们在房间内不断听到猪的呶呶声,并闻到随风飘来的臭味。


两人历经波折后结婚,忍不住相拥而泣


婚宴后回到“新房”,两人心情异常沉重、复杂,更觉茫然,默坐片刻后,终于忍不住,相拥哭泣。这时意识到,从今以后,两人必须为共同的“未来”打拼。婚姻,赋予不同于前的磨炼和承担,更须我们坚强勇敢地面对挑战。








“白云飞渡”连环画创作正在进行中,会定以插图的方式结合书中叙事更新于平台上,欢迎读者关注和转发!希望有更多读者关注:在那个新旧交替风雨激荡大时代的一位女性真实的人生故事。


相关阅读